快捷搜索:

14个创业者的电影:还未上映C位已死

作者: 财经资讯  发布:2019-01-09

  本月11日有一部非常特殊的电影要上映,名字叫做《燃点》。把它叫做“电影”不太准确,应该称之为一部纪录片,记录了14位创业者、投资人的创业故事,以及他们眼里的创投江湖。

  14位主角来自各个行业,随便说出一个名字来各位应该都知道,例如在2018年频繁见诸报端的罗永浩和戴威、活跃在大屏幕和小视频上的马薇薇和Papi酱、创业者背后的“守护天使”徐小平和张颖等等,阵容瞩目。当然了,这份名单里有几个争议巨大的人物,电影还没上映就已经濒临倒闭或陷入窘境,甚至电影本身都是一波三折——一开始说拍摄周期为120天,后来预计2018年10月上映,最终定档在今年1月,记录的期限也变为了14个月。

  要知道,这差不多就是一家中国创业公司的平均寿命。14个月弹指一挥间,所谓“沧海桑田”,不过如此。

  这部纪录片的口号是“生活很难,但坚持很燃”,和片名一样,侧面反映了导演关琇和制作团队对创业的态度。据说他们做这部影片的初衷是“想知道何为创业,何为真正的创业成功”,但最后逐渐得出的结论却是“不以成败论英雄”,似乎也没能跳出窠臼。情怀是真切的,但残酷同样真实,今天要为大家讲述的,就是影片可能没有告诉你的故事。

  时光回到2012年,那时人们对老罗的印象还是个教英语、爱在网上跟人打嘴仗、风趣幽默的胖子。4月的某一天,他突然在微博上宣布要做智能手机。彼时,大多数人对老罗的决定都是一笑了之,想着这个爱出风头的胖子又出来满嘴跑火车了。

  Watch 并列获得iF国际设计奖金奖,也是中国大陆手机首次获得iF国际设计奖金奖。这会儿,人们才回过神来,诧异这个满嘴情怀、理想的科技门外汉或许真能成事儿。老罗也顺水推舟给自己贴上了工匠、完美主义的标签。

 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锤子科技都深陷销量低迷、研发效率低、持续亏损、资金链紧张、高管出走、公司被卖的负面与危机之中。期间,也总有用户诟病其手机质量问题。一位资深锤粉曾向媒体吐槽,M1手机摄像头花拍照“朦胧美”、骑共享单车扫不出二维码、维修找不到客服等问题。

  事实上,成立以来锤子虽总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。但真正能给公司带来致命性打击的还是资金链的断裂。幸运的是,危机的边缘老罗总能拉到投资、逢凶化吉。

  这一年对老罗似乎格外的不友好,除了子弹短信和新品发布的短暂喜悦外,其余时间的罗永浩都是难过的。

  8月10日,锤子投资的子弹短信上线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当月最火的社交App,占据各大下载榜单第一。甚至有言论称,“子弹要颠覆微信”。可惜好景不长,9月开始子弹下载量出现断崖式下跌。10月9日被移出苹果商城,从巅峰到下架仅用了51天,成为2018又一款月抛型App。11月6日,锤子发布了一款手机和三款智能家居产品,试图扩宽其手机的生态链。却被部分业内人士看作是分散研发精力、增加产业负担得不偿失的策略。而现实似乎也不青睐老罗,不久锤子科技官网即显示,新发布的加湿器、多款手机、配件等产品处于缺货状态,无法下单。

  临近年末,锤子科技又相继被曝出大规模裁员、发不出工资、拖欠供应商资金等消息,显然锤子的资金链再次出现危机。虽然罗永浩随后在微博上对裁员、发不出工资的问题进行了辟谣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此刻的锤子科技已是风雨飘摇。

  电影的预告片里,罗永浩说自己因为“随时发不出工资、随时倒闭、随时被债主围楼,那个时候是想过自杀的”。创业艰难,对于英语教师老罗而言,2012年选择做手机可能就是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。

  《燃点》这部影片开机宣传时,正是戴威和ofo小黄车如日中天的时候。2017年7月,ofo拿到了阿里巴巴、弘毅投资、中信产业基金领投的E轮7亿美元,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,一时风头无两。

  90后北大毕业生戴威,从白手起家到拥有一家估值过百亿元人民币的公司,只花了3年时间,这个速度超过了他的绝大多数前辈。共享单车在硅谷被反复提及和研究,风投机构认为这是真正源自中国的新模式,是硅谷公司应该学习的中国创新,这里面有戴威和ofo的一份功劳。

  但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来看,彼时的ofo已经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,“上坡”还是“下坡”、是生是死或许就在一念之间。一年多以后,结果已经昭然若揭。市场一窝蜂冲上来准备盘点ofo大败局,找寻压垮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是ofo错失太多良机吗?近期摩拜创始人胡玮炜“套现离场”的故事让很多人又想起了戴威和ofo。事实上,在ofo的发展历程中,创始团队有很多机会可以将公司以很好的估值卖出去,但这显然并不符合戴威的预期,他希望把这项事业做大做强。直到去年下半年ofo陷入水深火热之时,仍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戴威觉得投资方给出的价格太低,不愿意出售ofo,而此后该公司的身价也从45亿美元滑铁卢般调整至10亿美元。怎么说呢,大势已去。

  是ofo到后期“四面楚歌”吗?众所周知,2016年当滴滴通过C轮融资首次进入ofo后,双方围绕控制权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,最终以滴滴入股摩拜告终。相似的情况此前就已经上演过,只是主角换成了腾讯。据称,当年腾讯有意参与ofo的B轮投资,但戴威过于自信地认为ofo的校园模式基本跑通,希望腾讯等到C轮再进入。结果在ofo拿到经纬领投的B轮融资一个月后,腾讯转而参投了摩拜。还有一位参与了ofo早期投资的资深投资人,如今谈起该公司也是叹气摇头、讳莫如深。这个时候的戴威和ofo,算不算“孤家寡人”呢。

  说到底,戴威本人的执念以及他所坚持的情怀,带领ofo“上坡”到了一个蔚为可观的高度,又“下坡”回到了原点。他有自己面对乃至对抗这个世界的一套逻辑,以不向资本屈服的独立姿态,收割了很多人的同情,但商业世界并不会因此改变运行准则。九死一生是创业的常态,只把浓郁的悲情和愧疚掏出来,缺少有价值的担当。

  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年轻了,后悔没早点买份保险,更不能接受2018年就这么结束了,总觉得自己生活的时代是2015。

  是的2015年,她刚开始做变音视频。自诩美貌与智慧并存的Papi通过发布自嘲和吐槽的搞笑视频赢得了大批粉丝,迅速蹿红网络。

  2016年是Papi“开挂”的一年。3月拿到了罗辑思维、真格基金、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1200万元投资,同时宣告她和罗振宇合作的开始。一个月后,在罗振宇的运作下她以2200万元的价格拍卖了自己首个视频贴片广告,也被誉为“新媒体史上第一拍”。后来,她宣布将拍卖所得悉数捐给母校中戏、成立春雨听雷网络科技公司运作自己的IP、推出papitube,半年的时间就拿到了“2016第一网红”的称号。

  那时的Papi风光无限,大家也都等着她和罗辑思维联手后的二次爆发。可惜,春风得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。

  仅4个月后就传出Papi与罗辑思维团队理念不合“闹分手“的消息;同一时期,她在几大平台的直播效果皆不尽如人意,播放量、打赏集体走低,推出的表情包更是反响平平。11月,罗辑思维宣布撤资拆伙。

  众人唏嘘一代网红要凉凉的时候,春雨听雷被并入周冬雨等当红明星的经纪公司泰洋川禾。

  这也是她从网红向娱乐圈转型的开始。2017年,Papi出演了陈可辛的电影《妖玲玲》、上了《吐槽大会》《快乐大本营》,还接拍了手表、运动品牌广告。如今的Papi日子依然忙碌,日常除了要制作视频坚持她的周一更新,涉及演艺圈的工作也越来越多。

  2016年内容付费刚刚兴起。从《奇葩说》出道已有两年的马薇薇拉着她“活泼老僵尸”帮派的好友胡渐彪、黄执中一起成立了米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目的就是要做知识付费产品。

  这也是米未传媒旗下的一个子品牌。事实上,教人说话的商业模式,“老僵尸们”早和马东商量好了。毕竟,这是他们内核自带的生产力。但产品具体如何设计、以什么形式体现,团队讨论了很久。

  马薇薇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表示,图像对人学习的影响并不大。考虑到拍摄成本和流量问题,团队决定制作成音频形式。让人们在等地铁,坐公交时能用较少的流量去学习。由于背靠米未大树,顺理成章她请来了马东、蔡康永等大咖一起录制。

  2016年6月,《好好说话》在喜马拉独家上线多万。再后来,马薇薇干脆把蔡康永也做成“产品”——推出了同样热门的《蔡康永的201堂情商课》。

  米果产品的火爆只是“老僵尸们”阶段性的胜利。如何确保产品在前期增长后获得持续订阅、解决打开率下降、推陈出新等,米果面临的挑战还很多。

  当然,马薇薇和Papi酱是幸运的,早已站在创业金字塔的上层。还有更多,我们没能看到的内容创业者每日在为话题、点击率、用户活跃度、流量变现所苦恼。毕竟在信息爆炸、标题党横生的年代,很难再有事情能挑动人们的神经,内容创业是越往后越艰难。就连吴晓波也说过,“内容创业这三年我比以前十几年都要苦”。

  《燃点》里有14个主角,其中12个是创业者,还有2个是投资人,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和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。不得不说,关琇的投资人代表选得很成功。

  普罗大众认识徐小平是因为一部《中国合伙人》,但事实上早在2011年他就已经和另一位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王强一起成立了真格基金,转行做起了职业投资人。

  公众视野里的徐小平有着非常鲜明的标签:热血,可爱,真诚,笑容满面,憨态可掬。在知乎上,徐小平的认证账号一共回答过34个问题,有人统计其中关于人生选择的问题有9个,关于教育的问题有6个,创业相关的问题有3个,投资相关的问题有6个,与真格基金业务有关的问题只有3个。面对创业者和年轻人,他似乎更像一个人生导师,最常讲的是梦想而非收益。

  不过另一方面,虽然眼睛经常笑得眯成一条缝,但仍然不免透出调皮和狡黠之光,这也是徐小平。要为出资人争取利益最大化,要对创业项目进行精挑细选,这是作为职业投资人的徐小平必须完成的使命。好在他对自己的角色定位非常清晰:投资者——顶多是一个有“情怀”,而非“感情用事”的投资者。

  相比之下,张颖的形象要“凶猛”得多。这两天朋友圈里一篇名为《经纬张颖:永不妥协,凶悍执行》的文章广为流传,似乎要将侵略性的形象进行到底。

  文章也集中体现了张颖对于创业者何创业公司的态度。例如,作为投资机构,对创始人真正的好是什么?张颖是这么回答的:“第一,简单、直接、真实、不拐弯。我觉得,对别人最大的尊重就是真实,告诉他们你心里真实的想法和建议。如果我说出来的让他们非常讨厌,我也能理解,但是我也要说,因为当他们有了与更多机构的交流和比较,一定会慢慢意识到我这里,才是真正对人好。第二,不折腾、陪伴、有强大的保护欲。要不然就不折腾,要折腾就回击到底。”

  在这个时代,越来越多投资机构和投资人,开始对创业公司心怀敬意,有投资人在朋友圈直接将创业者称为自己的“衣食父母”,也有创业者对光妹形容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是“亦师亦友”。而崭露头角的中国创新与创业速度的背后,是资本前所未有的推力。正如预告片里徐小平所说,五年的时间中国的资金链、资金圈变得如此繁荣,这就是中国创业者最大的幸运。

  创业是令人心潮澎湃的契机,也为人生注满了变数因子,时代因此而充满唏嘘或激越、惆怅或动人的时刻,那些时刻就是我们所有人的一个“燃点”。要抵达燃点,可能需要穿越炼狱,穿越深海,穿越“Hell or High Water”,虽万千人,也赴汤蹈火。

  这是这部影片之所以叫做《燃点》的原因。没错,是挺燃的,看看除了前面那几位创业者之外,其他主角的创业经历,似乎也都挺好看。

  除了这些明星创业者之外,影片还选择了一些“草根”创业者,他们中有菜场阿姨、有自己开餐馆的小哥、有理发师、有小卖部老板。和前面所说的12位创业者不同,他们的故事显然更加接地气,有的人甚至不敢把自己所做的事情称为“创业”。而在这两种比较极端的情况中间,还存在着相当数量、五花八门的创业者,影片没有也无法全部进行挖掘和展示。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,很多创业公司倒在了所谓的“资本寒冬”和“至暗时刻”,它们再看不到2019的曙光。

  理想很丰满,情怀很燃,但并不是看遍创业公司的100种死法,就能向死而生。

  回到最开头,这部影片想解决的问题是“何为创业,何为真正的创业成功”。最后有没有找到答案,我们不得而知,但如果只是简单地回归到“自我的成长是一种成功”,那或许并没有实现初衷。

  无论如何,电影用14个月的时间记录了14位创业者在这个时代留下的宝贵的片段。燃情岁月也罢,残酷青春也好,它对于每一位创业者应该都会有不同的启示。记录一个时代有一百种方式,其中五十种是浪漫的,四十种是真实的,九种是得体的,但能够最终闪耀的,通常只有一种——希望看完《燃点》之后,我们能知道最后那一种是什么样子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由澳门金沙145.com于2019-01-09日发布